《浪潮之巅》作者吴军近日在点评中国互联网25年发展史时表示,时代其实不需要长盛不衰的企业,联想已经做到了它那个时代该做的事情,丁磊是个绝不做赔本赚吆喝事情的人,而Baidu真正的衰落其实是从谷歌离开中国开始。

从网络平台说,字节跳动系这次干的是“发行”的活儿,其意义在于带有破局意义的大营销,是品牌营销,说白了,就是这次发行行为对于字节跳动系是一次广告。因为是免费观看,网络发行并不赚钱,即使是低价格会员观看,网络发行目前也不赚钱,否则,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等现行的视频平台早就干了,不会等到后来者字节跳动。

这些片方能否要回排片费?受访的一位电影界人士告诉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,要求退回排片费的电影片方的举动难以理解,“这个春节档排片费没有发挥作用,但是这个大片并不是以后不上映了,影片上映时,院线和影院按照之前的约定执行排片就是了,现在要求退回排片费有点难以理解,即使这次合作不成功,这个发行方之后就不和影院合作了?何苦现在要得罪院线和影城呢?而且是在影城目前暂时停止营业比较艰难的时候。”

《囧妈》与院线之间的口水,体现了流媒体和院线在电影市场的竞争。一方面,流媒体崛起,以资本与技术为后盾,抢占新媒体内容平台,争抢观众;另一方面,传统电影院线在成本的压力下,也需要优质内容保持运营。电影院线的气愤在于,《囧妈》的行为将电影放映窗口期打破。一般来说,一部电影的播放必须先经过院线首映,并为院线提供一定时间的独家播放期(即“窗口期”)之后,才可以在互联网等其他媒体播放。

这一推断很快应验。继《囧妈》网播后,原本2月14日上映的甄子丹领衔的院线新片《肥龙过江》,也在爱奇艺和腾讯网播,该片不同于《囧妈》的完全免费,而是采用会员6元,非会员12元的收费方式。

英国与欧盟原本将10月15日定为达成协议的最后期限,以使各自的议会有足够的时间批准任何协议。但是目前谈判已经远远超出原定时间。

普通观众似乎对流媒体和院线的竞争不感兴趣,观众感兴趣的是,《囧妈》开启的大电影网络免费播映,会长久存在吗?

“排片费用于影院排片,但不一定能落在影院。”国内另一位资深电影人士表示,“在有些院线,排片费是院线收取,在某些火热的档期比如春节档,院线负责旗下影院的排片。”

一方面,徐峥《囧妈》免费网播,为出品方带来至少6.3亿的播映权费用,这部分费用由字节跳动购买。《囧妈》出品方欢喜传媒的更大收益在股价。《囧妈》与字节跳动的协议达成后,欢喜传媒港股股价大涨43.07%,一天之内市值暴涨18.6亿港元!

《肥龙过江》由甄子丹领衔主演,是1978年洪金宝主演的同名电影的翻拍版本。从豆瓣4.7分的观看评分看,《肥龙过江》的口碑很一般,有网友评价说,“虽然很热闹,但本质还是王晶式的大杂烩。”更有网友的评论针对影片的付费播出,“尴尬,浮夸,不如免费的《囧妈》。”

“囧妈”“肥龙”网播不及格

“排片费”风波,只是今年消失的春节档带来的影视冲击波之一:1月23日,受疫情影响,原本春节档上映的《唐探3》《囧妈》《夺冠》《紧急救援》《姜子牙》《熊出没·狂野大陆》《急先锋》等影片都宣布择日再映。随后,全国影院暂停营业,迄今已超过三周。之后《囧妈》选择网播,引发院线讨伐《囧妈》、流媒体与影院争议。

并非所有春节档撤档大片都向影院追要“排片费”,不过业内人士透露,近期撤档大片要求影院退回“排片费”的事情并非个例。

目前,英欧双方分歧主要围绕两大议题,第一项是英国水域捕鱼权,第二项则是英国与欧盟的监管差异。有欧盟外交官员表明,英国必须接受欧盟对第二项议题的要求,欧盟才会考虑在捕鱼权问题让步,否则不必再谈下去。

另一个必须关注的事实是,网播为观众带来口碑较好的作品了吗?从目前看,网播的《囧妈》《肥龙过江》的口碑都不及格:截至2月18日,44.7万看过《囧妈》的豆瓣网友为该片打出了5.9分的低评价;1.5万网友为《肥龙过江》打的分数只有4.7分。

另一方面,全国影院之前为电影《囧妈》院线放映也投入相当大的费用,此次“《囧妈》行为”,给全国影院带来重大损失。1月24日傍晚时分,一份署名“浙江电影行业2万名从业人员”的紧急联名发声率先在网络流出。而之后,是长三角多地从业人员的联合声明,再晚一些,有着明文落款出处的《关于提请主管部门规范电影窗口期的紧急请示》在网上流传开来。

对于《囧妈》,从剧情推动看,《囧妈》确实是囧系列中最乏力的一部。之前《泰囧》中,徐峥、王宝强、黄渤三人的差异,以及合理的剧情,推动了故事合理发展。而在《囧妈》中,客串的角色那么多,却只起到了脸熟的效果,并不能推动剧情,剧情向前推进每一次都显得生硬,这样的生硬,在俄罗斯美女、空中气球以及冰面奔跑、熊出没等剧情中表现得尤为突出。豆瓣网友对该片有这样的评价,“有点理解为啥首映卖竖屏视媒了,毕竟这部可以算是系列最差了,真的线下上映会被同期打得非常惨痛。”

英国环境部长尤斯蒂斯表示,英国和欧盟进入“需要改变的一周”。他说:“双方都意识到时间很短”,“我们要突破一些困难的问题,找到解决方案,如果你愿意的话,至少要有某种形式的头条新闻,达成协议。”

受疫情影响,今年春节档影院暂停营业,影片撤档,付出了排片费的大片片方,暂时无法得到排片,排片费没有发挥作用,这是部分片方要影院退回排片费的理由。

1月25日零时,徐峥执导的《囧妈》在抖音等字节跳动系互联网平台免费上线。不同于以往小体量的文艺片在网络首播几乎引不起什么关注,《囧妈》的免费网播引起了多方争议。

这份来自全国大部分主流院线的请示说,《囧妈》进行互联网免费首播的行为,“意味着现行的电影公映窗口期已被击碎,与影院营收和行业多年来培养的付费模式相左,是对现行中国电影产业及发行机制的践踏和蓄意破坏。”

“排片费”揭开影市潜规则

国内某知名院线相关人士告诉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,所谓的排片费,其实是电影发行方给予影院(院线)方面的宣传费,或者是公关费,“给予影院或者院线排片费,就是为了在同期上映的影片中获得更高比例的排片量,更高的排片量一方面有利于营销,也有利于影片获得更高的票房。”这位人士表示,排片费肯定是无法明说的费用,属于行业的“潜规则”,“当然,这个费用并不是归影院经理个人,肯定是算到影院的经营额里。”

接受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采访的两位国内资深电影人都表示,排片费存在,但不是所有影院都存在,“我听说过这个排片费,但我们影院从来没见过,至于有人说费用每次万儿八千,我更是不知道。”国内某资深影院经理告诉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,部分三四线城市影院,收取排片费的数量可能比较多。

同时吴军预测5G将会是下一个大浪潮,通信网络在下一步将会形成一个巨大的市场,创造出一个规模可达到4万亿美元的市场。特别是拥有核心技术的企业将能够挣得更多的市场份额。吴军认为,一个伟大的公司世界有它没它不一样,大公司只是挣钱挣得比较多

11月19日,欧盟领袖将举行视频峰会,会上将对谈判的情况进行讨论,在10月15日的截止期限推迟后,这被认为是新的最终期限。然而目前英方认为,如果双方接近达成协议,那么这一期限可以推迟到下周。但这样,留给欧盟各国议会批准协议的时间将非常紧张。

部分大片要求影院或院线退回“排片费”,揭开了春节档大片撤档后片方和影院的一个潜规则,成为春节档消失后的影市的另一冲击波。此前,《囧妈》网络首播后,曾引发院线方面的讨伐。

据悉,因为这76家影城向《新喜剧之王》片方索要的排片费过于惊人,双方谈崩。

另一方面,支付播映权费用的字节跳动系平台完成一个大营销。作为流量大户,字节跳动早已开始进军上游影视和游戏内容。此次字节跳动买下《囧妈》独播权,不但制造话题和讨论度,拉动流量增长,而且以比竞争对手(快手)更低的价格,获得了不错的营销,可借此加深用户对旗下厂牌入局长视频平台的认知。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倪自放

一方面,网络上观众为徐峥点赞并表示“我欠你一张电影票”。《囧妈》的免费网播,观众的叫好是自然的,“牛”“太刷好感了吧”之类的评论成为观众的普遍反应,还有网友评价说,“徐峥,你以后的片子我都支持。”“山争哥哥,我们欠你一张电影票。”

目前看,指望免费观看大片并不乐观。

吴军认为欧美的互联网企业由于商业成本相较于国内企业要高得多,因而进入国内市场后很难生存下去。同时吴军强调浪潮是一个过程,是一个很长的过程。马云办了10年多的企业,京东也才发展起来,后来又出现了拼多多,再后来就出现了像凡客诚品这样追风的,基本上很难成功。

吴军表示,每一个时代,站在公司的角度自然是希望自己长盛不衰代代传承,但是从时代角度来说并不需要。企业要改变要适应,而网易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丁磊绝不赔本赚吆喝,这一点和段永平很像,这两位做企业都是讲究利润而不是撒钱追风。新浪是一家从一开始便被资本控制的公司,被资本控制后公司就有点“胸无大志”。

部分大片要求退回“排片费”能否如愿?受访的电影界资深人士表示,这是一笔糊涂账,“这个费用本身就上不得台面,即使有合同,可能会涉及达不到排片比例的费用赔付问题,但因疫情撤档、影院暂停营业这样的事情,是难以预料的,或者说是不可抗力,合同里是否涉及这方面的条款不好说,所以按合同能否退费也不好说。”

当时,有资深电影人士向媒体透露了影院排片的“潜规则”,以及排片费的形成过程。“以前看电影,观众都是到影院后现场买票,片方通常会出一些宣传费,请影院帮忙宣传一下,比如把海报贴在重要的位置。如今看电影都是网上买票了,影院排片就显得尤为重要,于是这些宣传费就变成了‘排片费’,希望影院能多排片。”

英国《观察家报》报道称,英国首相约翰逊是目前英国内阁与首相府内,对欧盟立场最强硬的人,原因是担心一旦对欧盟让步,可能会引起朝野脱欧派不满。

1月27日,清华大学教授、著名电影博主尹鸿曾在评论今年《囧妈》网络上线的时候,谈到了影城收取排片费的问题,可见片方向影院支付排片费,是以某种形式以某种量级存在的。

网播引发院线与流媒体之争

“排片费”这一潜规则,因为2019年《新喜剧之王》的发行风波,而为行业外所知。2019年1月29日,《新喜剧之王》的发行方向中影申请停止部分影院密钥发放的文件曝光,发行方申请停发全国76家影城《新喜剧之王》密钥。